通信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字号+ 作者:搜狐号 来源搜狐号搜狐号自媒体 2018-06-12 01:53 我要评论( )

图:从左到右分别是:吕碧城、蒋逸霄、彭子冈、杨刚、傅冬菊 你曾经渴望战斗,你现在仍然斗志昂扬吗?好的,就我自己而言,一息尚存,就要战斗。意大利知名记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从左到右分别是:吕碧城、蒋逸霄、彭子冈、杨刚、傅冬菊

 

“你曾经渴望战斗,你现在仍然斗志昂扬吗?好的,就我自己而言,一息尚存,就要战斗。”意大利知名记者法拉奇这番自白,用在上世纪风云动荡年代《大公报》的女性传媒工作者吕碧城、蒋逸霄、彭子冈、杨刚、傅冬菊身上,最贴切不过。

 

记者不易,奔忙劳碌不分日夜,更何况是女儿身,更何况逢了战乱。离家背井,嘉兴物价局,她们不愿躲进闺房儿女情长,宁愿如热血男儿般,经战火砥砺,以一杆硬挺的笔,作枪作剑,写坚贞写忠诚写猛涨的沸腾的理想的梦。

 

梦尽头,是春天,是燕子的故乡吧。她们也会老去,但她们不会凋零。

 

在《大公报》的历史发展进程中

 

无数杰出女性

 

或是编辑、或是记者

 

奋斗在无声的战场上

 

曾以笔杆作枪剑报海沧桑未凋零

 

三月八日是国际妇女节

 

接下来就跟着我们了解一下激情飞扬

 

那些《大公报》女记者们

 

大公报最早女编辑吕碧城

 

因英敛之推荐,吕碧城于1903年起担任《大公报》编辑,成为《大公报》历史上首位女性编辑。二十余年后的1927年,蒋逸霄进入天津《大公报》任外勤记者,后成为副刊《家庭与妇女》的主编。在那个年代,进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的女性本就稀少,吕碧城和蒋逸霄各自依靠工作优势,以《大公报》为平台,撰写并编发了大量兴女权以及提倡男女平等的文章。

 

蒋逸霄出生于江南某小镇,曾在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院和南开大学等就读。她少时喜读书,却因父辈“重男轻女”思想所扰,无书可读。无奈,只得去大哥的书箱里偷,偷得《红楼梦》和《西厢记》,其余的,还要自己去镇上小书舖买。甚至她长大后去北京读书所需的费用,都是母亲一人偷偷为她攒下的。
 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吕碧城在哥伦比亚大学照

 

与蒋逸霄不同的,是出身望族的吕碧城从小受良好教育,通音律,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。但碧城十二岁时父亲辞世,家产被人霸占。她为讨公道,写信予江宁布政使樊樊山求助。谁知此举却遭早年与吕家订婚的汪家诟病,说吕家女儿太过大胆,并借故退婚。此事对吕碧城影响颇深。才貌俱佳的她,身边从不乏有钱有权之追随者,却终身未婚。原因,或可从退婚一事上窥见一二。

 

两人少时经历虽不尽相同,却都切身体会到彼时社会的重男轻女,因而生出兴女权与办女学的想法。

 

大公报首位女记者蒋逸霄
 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蒋逸霄

 

1930年2月至11月间,天津《大公报》共分59次,连载蒋逸霄的长篇通讯《津市职业妇女的生活》。文中,她写了洗衣妇、女职员、歌女和女记者等普通女性市民的生活,文笔清丽。1936年,她又往上海《大公报》工作,并且长期负责撰写“上海职业妇女访问记”专栏的文章。

 

而吕碧城进入《大公报》后,借助该报的社会影响,提出倡导新式女子教育的主张。在她看来,仅仅将女子培养成识得几个字的贤妻良母是不够的,还应予其包括德育、智育和体育在内的全面的知识训练。“试观五洲之国,女学昌,其国昌;女学衰,其国衰;女学无,终必灭之。”在当时的《大公报》上,刊登过吕碧城这样笃定有力的文字。
 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吕碧城在伦敦

 

同年,在英敛之等人支持下,吕碧城创立北洋女子公学,并任总教习。

 

吕碧城在《大公报》工作时日虽短,成绩却不应小觑。彼时的《大公报》,因她的坚持,大量刊载宣扬男女平等的文章,不单开拓了报章销路,亦是大公报人敢言敢为品性的映照。

 

子冈杨刚双剑合璧

 

将新记《大公报》时期两位知名女记者杨刚和彭子冈的故事并置,不仅因为两人名字中都有个“刚”(冈)字,也不仅因为两人都曾为《大公报》写过漂亮的文章,还因这两人的早年经历,及其后置身革命追逐理想的胆识,实在有太多相似。无怪当年二人曾与《新民报》的女记者浦熙修一道,被时人赞为“三剑客”。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学生时代的杨刚

 

“竦长剑兮拥幼艾,荪独宜兮为民正。”屈原《九歌》里的“剑者”,敢为民言,为百姓疾苦奔走呼号。此种大义与担当,又何尝不是近世记者的写照?

 

1905年,杨刚出生于江西省萍乡一个官宦家庭。而在九年后,在江苏苏州一个书香门第,子冈降生。在物质丰裕的环境中长大,两人固然有机会接受良好教育,却也对大家族里“重男轻女”等观念渐渐生出反叛的心思。
 

十五岁已能写出漂亮诗文-上零距离

 

图:青年时彭子冈

 

杨刚十七岁时,往南昌葆灵女子学校读书,能“口若悬河地发表议论”,还曾在“五卅惨案”后上街宣讲革命道理。十七岁那年,承继了母亲刚直脾气的子冈,因厌恶“优闲的士阶级的学校教育”,曾写下这样一句话:“我是有血性的人,这常使我独自恼恨,但结果只使我起了更强烈的颓废。我的魄力呢?!我那狮子般的魄力呢?!”

 

不必说当时,即使如今,敢用“狮子般魄力”形容自己的女子,怕也罕有吧。

 

1928年,二十三岁的杨刚被免试保送至北平燕京大学;1934年,二十岁的子冈考上北平中国大学英语系,亦离家进京,去感受冷雨、玉米和高粱的异乡了。

 

子冈杨刚走进大公

 

在北平,在革命的风暴旋涡里,杨刚与子冈两人的反叛性格,又被更热烈地激发出来。

 

----本文结束----上海零距离----本文结束----
上海零距离,上海热线,上海零距离,上海网

本网站资讯内容,均来源于合作媒体和企业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读者参考。 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咨询联系whiteking999@foxmail.com

相关文章
  • 芯片作为底层核心技术产品-上零距离

    芯片作为底层核心技术产品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7-05 08:56

  • 探秘中国通信芯片那些事:比你想的要“坚挺”-上零距离

    探秘中国通信芯片那些事:比你想的要“坚挺”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5-23 20:08

  • 都可能会用到中兴的芯片-上零距离

    都可能会用到中兴的芯片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5-22 20:46

  • 经济特区特有的闯劲和激情-上海网

    经济特区特有的闯劲和激情-上海网

    2018-05-14 20:04
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