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媒

那么俄罗斯对美国上一次选举的影响力至少跟建制派媒体旗鼓相当——而且每月成本仅需要100万美元(约合640万元)多一点-上

字号+ 作者:搜狐号 来源搜狐号搜狐号自媒体 2018-06-11 16:00 我要评论( )

4月28日,我在一年一度的白宫记者协会(WHCA)晚宴上度过了一个有趣的夜晚。我旁边的座位,本来是留给唐纳德特朗普(Donald Trump)的。通常情况下,总统都会参加

那么俄罗斯对美国上一次选举的影响力至少跟建制派媒体旗鼓相当——而且每月成本仅需要100万美元(约合640万元)多一点-上零距离

4月28日,我在一年一度的白宫记者协会(WHCA)晚宴上度过了一个有趣的夜晚。我旁边的座位,本来是留给唐纳德特朗普(Donald Trump)的。通常情况下,总统都会参加这场年度活动,并坐在担任协会主席的记者所属机构的总编辑旁边。这份荣誉原本属于我,但可悲的是,特朗普连续第二年拒绝出席,清楚无误地表明了他对建制派媒体的鄙夷态度。

那天晚上的大部分时间,我都在讲台上俯瞰美国新闻业的各路精英。他们聚集在插着三角旗的餐桌旁,就像一支有点醉醺醺的中世纪军队。不经意间,2006年那期《经济学人》杂志(The Economist)的封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这个封面出现在我出任该刊总编辑不久之后。它使用熟悉的报头字体,像勒索赎金似的拼出一个问题:“谁杀死了报纸?”不论是好还是坏,这个封面迅速地成为各大新闻业会议演示的PPT文档主题。与它一道出现的,当然是令人不寒而栗的预言:“老媒体”将被诸如《赫芬顿邮报》(The Huffington Post)、BuzzFeed和商业内幕网(Business Insider)这类后起之秀吞噬殆尽。该封面似乎颇具预见性。随着广告不断地流向谷歌(Google)和Facebook,传统报纸哀鸿一片:有的停止发行印刷版,比如《独立报》(The Independent);有的宣告破产,比如《洛杉矶时报》(Los Angeles Times)的母公司论坛出版集团(Tribune Publishing);所有的报纸都在裁员。实际上,全球最大的报纸也在2006年横空出世。它就是Twitter。

那么俄罗斯对美国上一次选举的影响力至少跟建制派媒体旗鼓相当——而且每月成本仅需要100万美元(约合640万元)多一点-上零距离

《赫芬顿邮报》(The Huffington Post)是一家美国多语言网络传媒

事实上,新闻业的经济危机已经扩展到以“假新闻”为中心的相关性和有效性危机。在一定程度上,这当然跟世界上最著名的推特达人当选美国总统有关。这位自由世界领袖不再需要我们,他更愿意随心所欲地发布一系列由280个字符组成的推文,直接向他的选民发声。俄罗斯总统普京(Vladimir Putin)更是公然以欺骗我们为乐;如果负责调查“通俄门”的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(Robert Mueller)所言不虚,那么俄罗斯对美国上一次选举的影响力至少跟建制派媒体旗鼓相当——而且每月成本仅需要100万美元(约合640万元)多一点。与此同时,自由派舆论咆哮如雷地抨击严肃大报,指责它们未能有效地对特朗普进行问责,未能阻止英国脱欧。

好像是为了证明质疑者是对的,总统缺席白宫记者协会晚宴带来的新闻效应,很快就被另一场媒体争论淹没了。这场争论的焦点是当晚坐在我旁边的晚宴主持人,喜剧明星米歇尔沃尔夫(Michelle Wolf)的表现。她用一些令人不适的语言,肆意嘲讽总统和他的助手——就连一些对特朗普恨之入骨的人也觉得太过分了。特朗普兴高采烈地发推称,这场晚宴太失败了。一些媒体人士表示,沃尔夫的发言应该事先接受审查。对于《第一修正案》的捍卫者来说,这种立场着实奇怪。

然而,新闻业是否真的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?请走近一步观察。新闻是一个处于转型期,而不是衰退期的行业。它正在涅槃重生,变得更加数字化、更加个性化、更加自动化,更倾向于收费,并且(最终)也会变得没有那么“虚假”。就许多方面而言,历史正在重演,其中一大惊喜是如此多的建制派媒体仍然健在。好的新闻仍然有能力改变生活。

收费墙

通过引入计量收费墙,严肃大报已经实现了令人惊叹的勃兴。这种收费墙向固定读者收费,但仍然会将网站开放给那些能看到广告,人数多得多,偶尔光临的访客。现已拥有近200万数字用户的《纽约时报》(The New York Times),正在雄心勃勃地争取1000万付费用户;每月仍然有大约1亿人访问其网站。现如今,《华尔街日报》(The Wall Street Journal)、《华盛顿邮报》(The Washington Post)、《金融时报》(The Financial Times)和《经济学人》的大多数收入都来自它们的付费用户;一些向来奉行“广告第一”的老牌媒体,比如康泰纳仕集团(Conde Nast)和《洛杉矶时报》,也开始迅速地建立起付费发行量。就连《世界报》(Le Monde)——大多数人恐怕不会把它跟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——显然也在收费墙的帮助下,实现了盈利。

5月伊始,彭博社也加入了这一趋势,正式启动我们自己的消费者付费订阅业务。我们已经拥有或许是最赚钱的专业收费墙,即彭博终端;现在,我们将进一步扩大2017年建造的《彭博商业周刊》收费墙,以覆盖Bloomberg.com的所有内容。来自Facebook和谷歌的传言称,他们将开始为旧媒体的内容付费。甚至连免费新闻理念最积极的倡导者英国《卫报》(The Guardian),现在也非常恭敬地恳请读者捐款。该报的募捐信已经吸引了80万名支持者。

那么俄罗斯对美国上一次选举的影响力至少跟建制派媒体旗鼓相当——而且每月成本仅需要100万美元(约合640万元)多一点-上零距离

那么,这种转变出现的原因是什么?部分是出于负面因素。无论其受众有多大,没有哪家新闻供应商能够通过广告获得不菲收益。但也有一个积极的原因:消费者愿意付钱。在2006年那会儿,他们习惯了免费的网络——只有少数几个异类(其中包括《经济学人》)。但在这个Netflix和Spotify迅速成长的时代,人们正在改变想法,再次为内容付费。在他们所生活的这样一个知识经济中,想法和信息很重要,而新闻仍然相对便宜:每周,你只需要花费一杯卡布奇诺的价钱,就可以买到上文列举的大多数产品。

这种转变的一些受惠者来自新经济,其中最知名的一位莫过于杰夫贝索斯(Jeff Bezos)。在2013年收购《华盛顿邮报》之后,他斥巨资打造好的新闻,并设置了一道收费墙。目前,在2006年涌现的大多数酷炫的免费新媒体品牌,都开始以某种方式拉拢付费订阅者。

对于那些关心新闻独立的人来说,这大体上是好事一桩。依赖读者获取收入,带给编辑的道德困境远比追逐广告客户少得多。各大报刊对谷歌和Facebook的报道正在变得尖锐起来,这绝非巧合——因为传统媒体不再依赖它们获取收入。

那么,问题解决了?并不完全是。收费墙并不适用于每个人。地方新闻业仍然面临很大的困境。在美国,由于它们失去了对分类广告的垄断,许多城市报纸大幅削减了调查性报道和政治报道。民主或许不会在黑暗中死去,但地方政府的许多行为基本上处于没有媒体监督的状态。

自动化

----本文结束----上海零距离----本文结束----
上海零距离http://www.jxprice.com/ 嘉兴物价局,上海热线,上海零距离,上海网

本网站资讯内容,均来源于合作媒体和企业机构,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读者参考。 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、观点保持中立,不对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咨询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相关文章
  • 手机相机的好坏主要还是基于手机的硬件配置-上零距离

    手机相机的好坏主要还是基于手机的硬件配置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6-08 09:41

  • 了解更多事业单位招聘信息请点击广东事业单位考试网-上零距离

    了解更多事业单位招聘信息请点击广东事业单位考试网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6-06 22:34

  • 这个内容就会获得更多的用户点击-上零距离

    这个内容就会获得更多的用户点击-上零距离

    2018-06-05 18:53

  • 点击量破百万,上海《开课啦》把名师的课传播得更远

    点击量破百万,上海《开课啦》把名师的课传播得更远

    2018-06-05 06:02

网友点评
精彩导读